本書簡介

目錄

傳媒報道

 

 

 

 

The Chief

張美君,又名凝思,江湖中人多以Esther的洋名叫喚,在殖民地時期成長的我雖然十分喜歡這名字的混雜特性,但總忘不了先父替我立名的原意:「美君」,乃「美()人兒」之意,因為本人確是表埵X一,童叟無欺。多年前,在情感混沌的頃刻之間,一念之差踏進了萬刧不復的象牙塔內,至今仍在香港一所高級學府內以蒼白擅抖的雙手和軟弱無力的雙腳,默默耕耘。公元2003年的一個下午,在典雅美麗的大學主樓內,在偉大卓絕的學術理論和叫人淌淚的人間疾苦之間,我看見那漸漸隱去的城市,看見逝去的母親在當下的路上踟蹰,看見自己如何在吃膩了的幸福中把逝去的城市置身度外,於是決定與一群比較文學系學生一起書寫這叫我們愛恨交纏的城市。我們有若折翼天使般,在日常生活中無法高飛,在聳入雲霄的國金六期 (IFC Phase 6!!) 高塔內深感無力在頃刻間改變社會的不公,以赤子之心追憶逝去及破碎的城市,奢望文字也許能夠在摧毀及重建的張力中為我們尋覓知音,在這通往無間地獄的道路上為我們另闢蹊徑。

網站:http://www.hku.hk/complit/cheung/ 

 

The Caterer

陸小玲,Emily,自小在香港長大,對城市生活習以為常,從來沒有所謂什麼「城市生活」或「城市經驗」等概念;只偶爾為一些快被拆卸的建築物而感到莫名的傷感。直至年前在港大比較文學系報讀了 The City as Cultural Text,有緣讀到波特萊爾 (Baudelaire) 的詩,對他的作品產生無比的共鳴,之後便開始對城市文化研究產生興趣。

對城市生活的最大感觸是體會到急速的生活節奏,劃一的工業產品和大量的化學製成品一方面為城市人帶到無比的刺激和方便;另一方面卻漸漸蠶蝕著我們的各種觸覺。近年愛上跳阿根廷探戈來喚醒自己垂死的觸覺,和搜集陳舊的東西來懷緬工業產品普及前的細緻工藝。

 

The Nun

羅玉華,Fiona,愛看 (什麼也好),也許是城市人,但她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城市,不太愛城市。每天必需事宜:喝咖啡、與家中貓兄弟閒話家常、電影、找藉口上街。在碩士課程畢業後到一家古董店工作,愛上古墓陪葬品之餘,也漸漸地愛上從上環荷李活道步行到金鐘太古廣場,特別愛用特慢的步伐在繁忙的中環街上邊走邊看邊聽邊發呆。次年重回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進修。一天,在一盤狂歡節般的The City as Cultural Text (其實乃甜品沙巴翁的別稱) 中遇上一群散落其中的各式水果粒,大家都覺得應該出版一本書,也就成事了。她不知道她對城市的感覺是什麼,於是希望可以透過書寫文字得知,如今,她發現,她應該是愛他的。

 

The Undercover

史筱倩,本有小名 Jean,惜在投身小型象牙塔後,因職業關係被要求說純正的中文,小名因此殞落在天空中的懸浮粒子裡。據說「筱倩」輯自《詩經》中的一句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事與願違,小女子自問沒有美麗的笑容,遑論一雙水汪汪的靈魂之窗。張開我的「明」眸,我只能在成長的地方攝下瞬間記憶。我的生命旅程從上海出發,曾停留在一個屬於英國人的香港,再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跑到新加坡,多年之後又突然對家有種莫名的依戀,孤身回到後殖民地時代的香港。周旋在與外國關係密切的半中半西的城市裡,我沉淪在聲色犬馬當中,我遊蕩在城市符號之內,我漫步在用個人意念建構的都市空間之中。根植城市,我愛我恨;我愛城市的種種誘惑,我恨城市的爪牙在不斷地剝削個人空間和那「膚淺」的城市歷史。愛恨纏綿中暗湧著我對城市的反思。在偶然的機會下,我邂逅了比較文學系的「美 () 人兒」,從此遇見更多同道中人,一同期望成為波德萊爾筆下的城市漫遊者,一同冀望在文字領域裡重塑城市經驗、重新挖掘自我、重構一個可讓蝴蝶漫天飛舞的香港。

網站: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jeffean

 

The Octopus

蕭琚A生於城市,長於城市。當年曾經心如死灰,打算終其一生在城市裡苟且偷生。陰差陽錯加入商業電台DJ訓練班,並當過廣播劇男主角。畢業後沒有主持電台節目,只是隱約悟到一點在城市生存的道理:在無間地獄也不一定要化為行屍走肉。心中灰燼餘溫尚在,跑回香港大學念比較文學,The City as Cultural Text 一課程令他茅塞頓開,從此嘗試在地獄開墾出一個可以呼吸的空間,甚至最終愛上這個地獄裡面的天堂。曾當過研究助理、編輯,也曾從事文化活動的行政工作,最終向現實低頭,做了大機構裡的小職員。城市,本來就是一個主觀願望與客觀條件周旋角力的場域。在仍未被城市壓至窒息前,一息尚存依然力挽狂瀾,工餘繼續零星地於報章雜誌撰寫文化評論,並在香港大學修畢文化研究碩士課程。首領請他加入她書寫城市的計劃,儘管不諳創作仍一口答應,只因為對城市愛恨交纏。他深知道,無論多麼深愛或痛恨這個城市,自己既無法離開也無法改變,唯有書寫城市才可有力氣繼續周旋下去。

網站:http://www.culturality.net 

 

The Lunatic

魏家欣 (Luna)3 3 日出生.左撇子。喜歡紅黑色系。獨自遊走於廣漠的城市裡卻總感到幽閉恐怖。如果沒有隨身聽會立即死掉。耳機裡的搖滾樂曲永遠開到火力最大,終有一天被轟聾。生存意義是玩、型和對抗抑鬱。

獨行的我在系裡孤獨到不得了;直到某天沙巴翁首領看中我的小功課,還在堂上像小學老師般送我小獎品,最後把我收歸麾下,一起書寫城市。其實被徵召入伍,我樂得飛上天。

2003年,有人說是後創傷年代。SARS23 條、七一。那年,我讀了 The City As Cultural Text。城市人通常會遺忘自己身在城市;那年我卻張開眼睛,之前視而不見的東西紛紛在視覺間浮現出來。城市並不是連綿的地獄,生存亦如是。著眼之處不再是對錯或出路,而是當中的色彩和光影流動。

網站:http://www.geocities.com/lunatic_inferno/

 

The Prince of Frog

鄧肇琚A洋名 Wesley,香港出生,香港長大,回歸那年開始沉醉於密集而短暫的男女約會和煙花匯演,至今還未學懂說普通話,主觀相信人類根本沒有原罪,剩下來最醜陋的必然罪惡應該是考試,其次是各式各樣的自我介紹。大學時主修媒體和文化研究,個性隨年齡增長而變得低調,時而靜默,時而暴躁,深切厭惡並瘋狂戀棧繁華頹靡的城市生活;每天都花費大量精神時間去聽音樂、看電影、讀書、寫作、遊蕩和胡思亂想,愛好悠閒而生活忙碌。日常嗜好是收藏、整理和扔掉各種雜物。

網站:http://www.speechlessness.com

 

The Granddaughter of Fredric Jameson

顧婷芝,Jamie,不愛吃沙巴翁的西環沙 () 翁詩人。大學三年級時在 The City as Cultural Text 內遇上咱們首領,從此便跟她踏上了相濡以沫的城市文化教育道路,亦一起親嚐了摯親去世的悲痛,和重新出發的開朗。此女子最愛現代化的電髮技術,亦愛在臉蛋上發揮 Charles Baudelaire   "the painter of modern life" 的精神。城市對她來說,常常游走於看得見跟看不見之間,流動得靈巧敏捷,讓她追逐得不亦樂乎。大概,這人描寫城市的目是因為想藉此自我療傷,亦為了懷念婆婆,也向想喜歡的人/物示愛。

網站:http://jamieku.hk.st 

 

The Wordaholic

湯文鋒,香港土生土長青年。文字之徒。

網站: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ungtong

 

沙巴翁的城市漫遊 本書簡介
漫遊城市 目錄
誰是沙巴翁 你在此頁
沙巴翁在城市
傳媒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