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翁的城市漫遊

漫遊城市

誰是沙巴翁

傳媒報道

 

 

 

 

/ 蕭

我們都是城市人,但城市人是誰?

城市人也許是墮落天堂裡的折翼天使,也許是暫時出竅的未亡靈魂。折翼天使愛上資本主義,然後習慣城市的日常生活;未亡靈魂天天飄浮於午後都會,繼續忘卻前生活得精彩。

有些城市人不甘如此生活。他們念多了左翼政治和先鋒藝術,還有狄雪圖 (Michel de Certeau) 的《日常生活的實踐》、班雅明 (Walter Benjamin) 的都市閑蕩者 (Flaneur)、弗洛伊德 (Sigmund Freud) 的精神分析、阿巴斯 (Ackbar Abbas) 的逆向幻覺……還有卡爾維諾 (Italo Calvino) 的 《看不見的城市》、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 的城市詩、王家衛的《2046……於是他們開始尋找救贖天使的魔法,以及招喚鬼魂的咒語。

他們希望通過書寫城市得到一點啟示。起初他們也有點迷失:書寫城市到底是快感追尋,還是批判否定?是沉溺抑或治療?是輕、是重?後來他們將辯證統一起來:書寫城市有如輪迴,死亡即是生命,置諸死地而後生。誠如《2046》裡,周慕雲沉溺過去自我毀滅,他的化身 Tak 才能得到重生抱擁未來。於是他們就像《2046》裡的周慕雲一樣不停書寫,為了防止形神分離、靈魂渙散,更為了治療重創、浴火重生。

在芸芸眾多書寫城市的人當中,有一小撮人忽發狂想,相信透過書寫城市可以找到沙巴翁,從此便能振翅高飛或者找回前世今生。沙巴翁彷彿就是萬應靈丹,找著沙巴翁比吃一口沙翁或者到沙巴度假更有效,甚至比閱讀沙翁名劇更有進益。

這一小撮人由而是努力書寫城市,寫滿了一本書以後才發現,沙巴翁根本沒有救贖魔法,也沒有招魂咒語,因為沙巴翁原來就是自己!

我們都是城市人,而每個城市人都有可能成為沙巴翁。

各 章 前 言

內 文 試 閱

序 言

沙巴翁的城市漫遊
漫遊城市
誰是沙巴翁
沙巴翁在城市
傳媒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