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shots... again

巨峰下山索道尾班車時間甚早,回到青島天還未黑。先在百貨公司的food court吃下個下午茶,再到新華書城泡一會。買完書是華燈初上時分,我站在香港中路,面前是「時代廣場」和「數碼港」。

晚飯點了一盤很多細骨的醋溜魚片。

匯泉灣

康有為故居

魚山路和福山路一帶,保留了很多名人作家的故居,現在只得康有為故居天游園對外開放。

名人故居

除了康有為故居,其他名人作家的故居都是私人物業。下為《邊城》作者沈從文的故居和戲劇和電影大師洪深故居。

散文家和學者梁實秋的故居,生物學家童第周的故居。

經過了紅卍字會青島分會舊址 (左圖),來到大學路 (右圖) 尋找老舍。

因為老舍《五月的青島》而拍板來青島,怎能不拜訪老舍故居?房子在一條不起眼的橫街上,只剩下頹垣敗瓦,相比其他名人故居仍然保持完好,不禁欷歔。瞻仰老舍故居後,也是時候趕赴機場乘下午的航班回港。我的青島之旅,以老舍始,也以老舍終。

附錄

《五月的青島》

老舍

因為青島的節氣晚,所以櫻花照例是在四月下旬才能盛開。櫻花一開,青島的風、霧也擋不住草木的生長了。海棠,丁香,桃,梨,蘋果,藤蘿,杜鵑,都爭著開放,牆角路旁也都有了嫩綠的葉兒。五月的島上,到處花香,一清早便聽見賣花聲。公園埵蛣M無須說了,小蝴蝶花與桂竹香們都在綠草地上用它們的嬌艷的顏色結成十字,或繡成幾團;那短短的綠樹籬上也開著一層白花,似綠枝上掛了一層春雪。就是路上兩旁的人家也少不得有些花草:圍牆既矮,藤蘿往往順著牆把花穗兒懸在院外,散出一街的香氣;那雙櫻,丁香,都能在牆外看到,雙櫻的明艷與丁香的素麗,真是足以使人眼明神爽。

山上有了綠色,嫩綠,所以把松柏們比得發黑了一些。谷中不但填滿了綠色,而且頗有些野花,有一種似紫荊而色兒略略發藍的,折來很好插瓶。

青島的人怎能忘下海呢。不過,說也奇怪,五月的海就彷彿特別的綠,特別的可愛;也許是因為人們心媯h快吧?看一眼路旁的綠葉,再看一眼海,真的,這才明白了甚麼叫做「春深似海」。綠,鮮綠,淺綠,深綠,黃綠,灰綠,各種的綠色,聯接著,交錯著,變化著,波動著,一直綠到天邊,綠到山腳,綠到漁帆的外邊去。風不涼,波不高,船緩緩的走,燕低低的飛,街上的花香與海上的鹹味混到一處,浪漾在空中,水在面前,而綠意無限,可不是,春深似海!歡喜,要狂歌,要跳入水中去,可是祇能默默無言,心好像飛到天邊上那將能看到的小島上去,一閉眼彷彿還看見一些桃花。人面桃花相映紅,必定是在那小島上。

這時候,遇上風與霧便還須穿上棉衣,可是有一天忽然響晴,夾衣就正合適。但無論怎說吧,人們反正都放了心——不會大冷了,不會。婦女們最先知道這個,早早的就穿出俐落的新裝,而且決定不再脫下去。海岸上,微風吹動少女們的髮與衣,何必再去到電影院中找那有畫意的景兒呢!這堿O初春淺夏的合響,風堭a著春寒,而花草山水又似初夏,意在春而景如夏,姑娘們總先走一步,迎上前去,跟花們競爭一下,女性的偉大幾乎不是頹廢詩人所能明白的。

人似乎隨著花草都復活了,學生們特別的忙:換制服,開運動會,到嶗山、丹山旅行,服勞役。本地的學生忙,別處的學生也來參觀,幾個,幾十,幾百,打著旗子來了,又成著隊走開。男的,女的,先生,學生,都累得滿頭是汗,而仍不住的向那大海丟眼。學生以外,該數小孩最快活,笨重的衣服脫去,可以到公園跑跑了;一冬天不見猴子了,現在又帶著花生去餵猴子,看鹿;拾花瓣,在草地上打滾;媽媽說了,過幾天還有大紅櫻桃吃呢!

馬車都新油飾過,馬雖依然清瘦,而車輛體面了許多,好作一夏天的買賣呀。新油過的馬車穿過街心,那專作夏天的生意的咖啡館,酒館,旅社,飲冰室,也找來油漆匠,掃去灰塵,油飾一新。油漆匠在交手上忙,路旁也增多了由各處來的舞女。預備呀,忙碌呀,都紅著眼等著那避暑的外國戰艦與各處的闊人。多咱浴場上有了人影與小艇,生意便比花草還茂盛呀。到那時候,青島幾乎不屬於青島的人了,誰的錢多准更威風,汽車的眼是不會看山水的。

那麼,且讓我們自己盡量的欣賞五月的青島吧!

> Home
> Guestbook